• <tr id='XC6NqA'><strong id='6o5Ul5'></strong><small id='nwcnO6'></small><button id='K6jyPF'></button><li id='uuNg0h'><noscript id='hZyUh9'><big id='umDO05'></big><dt id='bx8HHa'></dt></noscript></li></tr><ol id='3LHBVr'><option id='sqfSh3'><table id='h2Iz1H'><blockquote id='qPdmch'><tbody id='7bksi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3Ptwr'></u><kbd id='LpF3kp'><kbd id='vI0hn0'></kbd></kbd>

      <code id='W85Und'><strong id='sxqTHg'></strong></code>

      <fieldset id='NZzQY7'></fieldset>
            <span id='J8QUum'></span>

                <ins id='KMvaQl'></ins>
                    <acronym id='ztOOz8'><em id='XenFbH'></em><td id='Wk2bMH'><div id='siHlKJ'></div></td></acronym><address id='pq1DAB'><big id='pCGOTX'><big id='3E157d'></big><legend id='r7yFqX'></legend></big></address>

                      <i id='MivK5u'><div id='Kpjc2n'><ins id='GVT5WK'></ins></div></i>
                      <i id='O1Inne'></i>
                        • <dl id='OLnXgl'></dl>
                            <blockquote id='8DxU7X'><q id='1jAd2W'><noscript id='LcPmxX'></noscript><dt id='N5xx3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pd1eT'><i id='LpI4CH'></i>

                            首页

                            梅娃或重演金妍儿悲剧?与羽生亲密关系受关注

                            时间:2021-05-07 04:54:40 :环球时报社评:山不转水转以色列应着眼长远安全 | 浏览量:70401

                            比分直播500亚洲东亚区唯一福彩线上机构,本站注册资金150亿,1000万以内即时到账,本站专业,安全,稳定!实力保障,购彩无忧!尽力!郑智在最该站着的时刻没倒下他是精神支柱

                              不管是当前热播的聚焦小升初群体的电视剧《小舍得》,还是此前讲述三个高三学生家庭故事的电视剧《小欢喜》,都频频让教育话题登上“热搜榜”。

                              近期,有关“语文教材越改越难,学生求放过”“高考语文题型出现调整,或淘汰15%考生”等话题,又出现在网络平台上。

                              澎湃新闻注意到,有关“语文教材越改越难”等话题,自2017年教育部统编的义务教育语文教材逐步铺开使用以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由一些标题惊悚的网文引发讨论,而其中关注点总绕不开“部编本”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

                              日前,澎湃新闻针对语文教材与教育焦虑,新高考下的语文学习、大语文培训、高考命题等话题,以及长期以来围绕温儒敏的各种质疑,包括“高考语文要让15%的考生做不完卷子”的传言等,专访了温儒敏。温儒敏一一进行了解答、回应与澄清。

                              语文课本中的古诗文的确增加了,但非大幅猛增

                              澎湃新闻:网上时常有批评者说,现在的中小学语文教材古诗文内容太多,增加学生负担。您对此怎么看?

                              温儒敏:总的来说,古诗文是适度增加了,但并非大幅度增加。具体而言,小学增幅较大,一至六年级作为课文的古诗文有78篇,但也就平均每学年13篇。小学适度增加古诗文教学,是考虑这个年龄段的学生记忆力处于黄金时期,多读多背可以打好底子。而初、高中课本中古诗文篇目占比与此前的教材持平或略有增加。

                              网上说高中语文统编教材的古诗文猛增,但其实高中分“必修”与“选择性必修”,课文共119篇,其中古诗文48篇,才占40%多点。当然,新教材另有些学习栏目的链接和课外阅读引导中也安排有部分古诗文,比如高中就有“古诗词诵读” 16首。这些属于机动的学习内容,并不要求都背诵。有些老师把这部分也纳入背诵范围,那是超越了教学要求的。

                              网上抱怨关键是,有些家长认为学习古诗文既不能“造芯片”,也不能“造飞机大炮”,“没有用”,白耽误工夫。这是很功利的看法,他们不知道古诗文学习有“无用之大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不是复古,而是建设社会主义新文化的需要。这不是抽象的口号,古诗文中蕴含着民族文化基因,诸如审美方式、认知方式、思维方式等。让中小学生学习古诗文,就是让优秀的传统文化一代代得到接续,这是基本国策,也是中央强调的教材制定方针。而且,文言文是现代汉语的源头,语文要学习语言文字运用,必须学点古诗文。统编教材中适度增加古诗文的比重,是非常必要的。

                              “未参与高中课标修订,高中课本必背古诗文仅20篇”

                              澎湃新闻:陕西师范大学有位教授曾因“高中必背古诗文从14篇增加到72篇”等情况,撰文质疑您。直到近期网上还有人质疑“让高中生背72篇古诗文,教材主编们能背下来吗?”您好像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

                              温儒敏:那我就说说这件事吧。2003年教育部颁布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实验稿,并没有规定古诗文背诵篇目,只在附录部分以举例方式列出“诵读篇目”15篇,其实不是要求必背的篇数。而2018年教育部发布的新的高中语文课标,改为明确指定古诗文背诵推荐篇目72篇。

                              需要说明的是,我并没有参加高中语文新课标的修订。而我主编的高中语文统编教材虽然安排了48篇古诗文,但要求背诵的才20篇,不是72篇。为何只定20篇背诵?这是最低要求。因为高中学生原则上是容许分流的,教材也就分必修、选择性必修与选修,学生学业水平考试合格也就意味着高中阶段学习完成,所以古诗文背诵数量是较少的。如果要考大学,那要求又不一样。

                              澎湃新闻:高中教材中要求背诵的篇目为何没有与课标保持一致?

                              温儒敏:除了前面说的“分流”的考虑,还照顾到国家这么大,各地区各种类型学校的情况很不一样,教材应当留给一线老师空间,让老师根据学情去选择和调整。所以教材的古诗文背诵数量比课标规定的要少。

                              广大师生和家长关注的是高考要求背诵多少。其实教材安排和高考要求是两个概念。为了消除社会焦虑,后来教育部下发过文件,明确参加新高考与非新高考的地区(所用教材不一样)要求不一样。2020年起,第二批进入新高考的地区要求背诵58篇,第三批的则背诵64篇,但都不是72篇。所有高中师生对这些规定应该都是了解的。而网上质疑者没有弄清状况,就批评“古诗文从14篇猛增到72篇”,我看是为了蹭热度,博取眼球。

                              澎湃新闻:课本中的背诵篇目,包括课标,都是怎么制定的?

                              温儒敏:教材,包括其中必背篇目多少、内容难易,是根据课标来定的,但也要考虑大面积使用的需要,有选择调整的空间。课标的制定和教材的编写,都是国家行为,并非个人可以随意决定的,要经过大量的调查和研究。古诗文进入教材的数量、篇目确定,都是很慎重的,先后征求过100多位一线特级教师和教研员意见,还经过二三十轮评审,听取各方面意见。

                              高中教材定稿时,网上正在炒作新课标规定古诗文背诵72篇太多,我们也受到很大压力。现在看来,高一高二的古诗文背诵20篇,是少了一点,修订时可以考虑适度增加。

                              说“语文越改越难”没根据,家长应重视孩子学习习惯的养成

                              澎湃新闻:近期网上还出现了一些有关“语文教材越改越难,学生求放过”的文章。现在语文教材是否确实越来越难了?

                              温儒敏:中小学语文统编教材总体上比以前的教材难一些,或者说课文类型覆盖面更广,教学方式上更加强调自主性学习,同时还要求多读书,不局限于精读精讲课文和刷题。初中增加了名著导读,高中有整本书阅读,这都是为了适应时代的变化,实施课改,培养学生创新思维。阅读量增加了,但死记硬背的要求少了。

                              现在抱怨教材越来越难的主要是家长,特别是小学生家长。比如小学教材设了“快乐读书吧”“和大人一起读”等版块,是需要家长陪伴孩子阅读的。家长如果没有时间陪孩子,或者自己不怎么读书,孩子学习又有拖延症,就会觉得难。当然,也可能有老师层层加码、布置作业太多的情况,让家长觉得难。但最近教育部已发文要求严控书面作业总量。

                              我想提醒家长的是,小学重点要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和学习兴趣,避免养成拖延症。孩子的潜力无穷,只要他们有兴趣,就不会拖延,也就不会觉得学习难。

                              教材是面向全国的,有的地区学校反映说难,有的又觉得太浅,还要补充内容,这都很正常。教材只是提供基本的教学材料和框架,难或不难都不是问题,关键是老师要根据自己的学情,去用好教材。同时,对农村或薄弱校的教师,应加强培训与支持。

                              家长被“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误导,教育孩子要回归常识

                              澎湃新闻:现在的家长很焦虑,有没有办法缓解?您认为家庭和家长应该在教育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温儒敏:焦虑是因为现在社会竞争加剧,加上某些不确定因素,大家彼此攀比,压力增大。这种焦虑成为某种“集体无意识”,就会反射到教育中,几乎所有家长都焦虑,怕自己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大环境靠个人是难以改变的,只能尽量去调试自己的心态,家长不那么焦虑,孩子也就不那么累。

                              一个人的成长不是短时间的,如同跑马拉松,一开始在“起跑线”上就绷那么紧,能跑下来吗?成长过程太过焦虑紧张,会给孩子的人格、性情养成带来负面影响,且还会牺牲他们不可重复的童年之快乐,那就得不偿失了。

                              很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各方面都是最好的,最终是“成功的”,但每个人的天赋、特长有差异, “成功”也需要多方面的条件和机遇。与其赶着孩子奔 “成功”,不如先让他们现在拥有快乐的童年,日后能成为幸福健全的人。不管是社会还是家长,都要回归常识,因材施教,努力让孩子成为正常的孩子。

                              一个人所受的教育来自三方面,即家庭、学校和社会(或者说伙伴)。其中家庭是最重要的,它影响着孩子人格的形成。现在大家都在谈教育减负,学校当然有责任,家长是否也要问问自己,是否盲从了社会焦虑,无形中给孩子增加了负担和压力?

                              澎湃新闻:新高考背景下,语文越来越受重视,有人提出“得语文者得天下”,培训机构也办起“大语文”培训,不少家长跃跃欲试。学生有没有必要参加大语文培训?

                              温儒敏:所谓“得语文者得天下”的说法耸人听闻,不必在意。但语文是基础学科,甚至是基础的基础,确实很重要。现在所谓的“大语文”培训机构一般是为了挣钱,他们有成套的课程,培训讲求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据我了解,语文培训通常只对那些对语文没什么兴趣、基础比较差的学生有一定效果,对成绩中上等的学生意义不大。语文学习要靠慢功夫和长期熏陶,因此更重要的是要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引导孩子多读书。

                              平时考试应让学生基本都能做完题,高考有部分人做不完很正常

                              澎湃新闻:临近高考,最近又有人讨论“温儒敏说高考语文要让15%的考生做不完卷子”,您还会回应吗?

                              温儒敏:我以前回应过,2017年我在第五届“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活动中作过一次讲话,当时有媒体截取和扭曲我的话报道称“温儒敏透露,‘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

                              其实我并不是高考语文试卷命题人,不参与高考命题。我当时只是讲了一个事实,就是根据调查,每年总有大概15%的考生做不完卷子。后来我又对4个省市部分学校做了调查,发现有的薄弱校甚至有30-40%的学生做不完,而教学质量较高的学校只有5%的学生做不完,平均下来,做不完的学生超过15%。

                              高考作为选拔性考试,有15%的人做不完很正常。数学等学科同样也有相当比例的考生是做不完试题的。如果大家都能做完、都得高分,还怎么选拔?这是很浅显的道理,可是有些人、包括某些教辅机构故意歪曲我讲话的原意,说得好像是我要故意整出个“尾数效应”来为难学生,制造恐慌。现在我希望借澎拜新闻这次访谈澄清一下,不要再炒作什么“让15%的考生做不完”了。

                              我还要说说考试的不同功能。高考是选拔性考试,试题材料大部分不会选自教材,难度上也要讲究信度、效度等,要拉开距离才能起到分流选拔的效果。但平时考试不一样,主要是对学生学习情况进行检查,命题就应当贴近平时的教学与教材,难度也应该适中,不应特别考虑有多大比例的做不完,也不要排名。

                              而现在许多学校的期中、期末考试也模仿高考,出一些比较难甚至脱离教学内容的题。这样不仅起不到检测教学效果的作用,还会造成学生的紧张焦虑。我想强调一下,平时考试不能都“对标”高考,应该让学生基本上都能做完考试题。

                              高考语文的部分版块命题可考虑设计得更灵活

                              澎湃新闻:说到高考,有人认为,高考语文中有关古诗文的题就是靠死记硬背,这与新高考更注重能力考核的精神不一致。对此您怎么看?

                              温儒敏:古诗词是有要求背诵的,这部分的试题占分不多但不能取消,取消了教学中必然不重视。不过我认为古诗词的题可以出得活一点,比如列出“杨柳”“青山”“梅花”等古诗词中常见的意象,要求考生填写若干有关的诗句。而文言文阅读又是另一版块,占分比较多,几乎和现代文阅读平分秋色。这也要靠平时多读积累,多少形成语感,不完全靠死记硬背。

                              此外,高考在“古诗文阅读”部分增加“了解并掌握常见的古代文化常识”的考查内容,我看也必要;但古代文化常识的考查如何避免简单地考名词概念记忆,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难点。

                              说到这里顺便讲一下“语言运用”的版块。高考语文中这部分一般要求判断字词句的对错、改病句等等,占20分,教学中也普遍很重视。这当然是必要的,但设题还是比较死板。试题能否设计出一些层次?比如20分之中有5分题比较难的,要考语感。因为语言表达不只有对错,也不止是要规范,还有表达得“到位”等问题。在某些特定语境中,语言表达可能会有“变形”,比如庄词谐用,“大词”小用,甚至语序、语气对于表达效果都有影响。如果能在这些方面设计一些考题,虽然难一些,但层次拉开,分距也拉开了。

                              高考作文阅卷评分“趋中率”太高问题仍待改变

                              澎湃新闻:每年高考语文考试结束后,高考作文题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您怎么评价近几年的高考语文作文命题?

                              温儒敏:这几年高考作文题命题有一个突出变化,就是强调立德树人,作文题要求引导学生关注社会,树立正确的三观。然而,有些作文题虽然紧扣时政,聚焦大事,政治性很强,但多属于“宏大叙事”,让十七八岁的孩子来议论,容易堆砌一些流行的说法和事例,彼此雷同。阅卷评分难拉开区分度,作文也就可能会失去选拔的功能。

                              澎湃新闻:那您对改进高考语文作文命题方面有什么建议?

                              温儒敏:高考作文命题要注意贴近学生的生活实际和认知特点,让学生有所选择,“有话可说”。高考作文要有正确的思想导向,但通过作文来考一个学生的“思想品质如何”,恐怕很难。所以作文题只要符合立德树人的大方向,就应当多在如何考察思维能力、品质,以及语言运用能力等方面下功夫。还有,就是要倡导实事求是、平易近人的文风。

                              此外,我多年来呼吁,要改变高考作文阅卷评分“趋中率”太高的问题,现在有所改变,但情况仍然比较严重。作文满分60分,四个等级评分,70%以上都是二等分,40多分占大多数,拉不开差距,失去了选拔功能。现在一线的语文教学基本上不教作文,最多就是教一些应试的“套式”,所以我说写作教学“全线崩溃”了。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这个现象,专门研究,看怎么解决。其实这不是什么难题,只要重视,就有办法。

                              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编辑:丁宝秀】
                              创新性的联邦资助项目“对老年人的全方位照顾方案”提供更广泛的支持,把病人的所有照顾都纳入一揽子计划,全程为病人服务至死,还提供日托、送医、洗浴、送餐等生活支持。它能显著改善病人的生存质量和死亡质量,但因为减少了救护车出动、急诊、门诊、手术和抢救,并没有增加医疗保险的负担。

                              2011.01--2014.04安徽省铜陵市委副书记、市长(2009.09--2013.06华中科技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管理学博士学位)

                              一方面,我们紧扣法条,查微析疑,系统分析论证被告人非法经营的野生“三有”动物属于刑法规定的“限制买卖物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国家禁止生产、经营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出售、利用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提供狩猎证、进出口等合法来源证明,并到相关行政部门办理驯养证,持有专门的经营许可证,且驯养证及经营许可证均会限定野生“三有”动物的种类及数量。即便持证经营具有合法来源的野生“三有”动物,也只能在行政部门指定的固定场所销售。因此,我们锁定各被告人无任何证照经营无合法来源、未经检验检疫的野生“三有”动物确系违反规定,且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

                              蔡女士称,据她小弟弟回忆,事发时他听到突然一声响,以为是发生地震了,从床上跳起来就跑,门口都没出,刚好被压倒在了门下,当时就被砸晕了,后来迷迷糊糊醒来时,一只脚被压着动不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首家无人银行来了英媒:中国欲成人工智能领导者

                              坦率地说,刚开始的时候,居然情报都出错,完全是被动挨打,损失太惨重;不得已,全国集结重兵,不惜代价,顶住了病毒的攻势;现在,形势已经逆转,我们开始最后的反攻了。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77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20例(出院65例,死亡3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10例),台湾地区47例(出院17例,死亡1例)。  对于胡家福,高广滨说:胡家福同志政治上坚定成熟,对党忠诚,政治敏感性强,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长期从事公安政法工作,领导经验丰富,工作思路清晰,善于统筹协调,组织领导和驾驭全局能力强;理论功底扎实,思考谋划工作站位高,思想解放,视野开阔,改革创新意识强;工作勤勉敬业,责任心强,工作标准高、要求严,敢抓敢管,敢于开展批评,为人正直,要求自己严格,表率作用突出。省委对胡家福同志任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期间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对省委政法委的工作是满意的。  当前刑检工作迫切需要提升员额检察官水平以保证案件质量。最高检和上级检察院开展的刑检业务培训正缺少这部分内容,应以解析法条易错点为内容来针对性地提升员额检察官办案能力。

                            中国旅游巨头“携程”进军日本市场

                              9日晚,泉州市鲤城区常务副区长黄向阳在记者会上介绍,事故发生后,区里第一时间安排8个街道的干部、工作人员分8个组,一对一摸排酒店大楼内受困人员信息,联系家属亲属。截至9日晚,所有被困人员身份信息已经全部摸排清楚,并与其家属亲属取得联系,掌握家属基本情况、当前状况等基本信息。  随着社会的加速发展,我国已进入风险社会。面对风险,基层最为薄弱。基层在一个相对有限的空间里汇聚了各类人群、组织、实体和功能,本就是各种潜在风险的聚集地和风险传播的源头或中转站,这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新的挑战。  10日晚的记者会上,黄向阳再一次提到:在善后处置工作方面,3月7日晚,区政府立即成立善后工作小组,下设综合组、医疗保障组、理赔组,调配善后工作力量,做细各项服务保障工作。  记者向湖北机场集团求证,回复称未接到具体复航时间的通知。记者接到网友反映后,登录了携程、途牛、航旅纵横等订票APP。在这些软件上,确实出现了3月29日武汉飞上海的航班信息,包括东航等航空公司的航班。记者在软件上选择3月29日之前的日期,均显示“当日无航班”;而选择3月29日之后(含3月29日)的日期,则出现了时刻、航班号、机型等具体信息,并且可以点选支付按钮。

                            瑞幸“碰瓷”星巴克?

                              来武汉的17天,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汪洋队长与医护团队在这里讨论治疗方案、统计数据,核查CT及X线结果,事无巨细,只为更好。  此次程逸飞毅然决然地选择投入到疫情战斗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年少时罹患肺炎的经历,这让他对此次病患的痛苦有一种切身的体会。于是,带着这份同理心,程逸飞扛着摄像机游走在武汉街头以及战疫发生的地方,记录着这座英雄城市的日常点滴。  如果我们把眼光再放远一些,考虑目前的国内外疫情的走势形势,确实,中国还真不能大意,官方应该也不会马上说拐点会到来。但从这次非同寻常的武汉之行,全球股市崩盘中A股率先反击,中国人应该都清楚,这个信号太强烈了。  在舱内首设“心灵氧吧”,陆续开展“温暖方舱心灵氧吧”“我想对你说”“心语心愿”“有画对你说”“方舱版我是歌手大赛““曼陀罗绘画”等活动,缓解了患者舱内紧张焦虑的情绪。

                            整整一年的努力就这么毁了印度强风暴雨造严重损失

                              鲁磨路是武汉一条汇集LiveHouse和各种酒吧的年轻文化聚集街道,这里曾经彻夜狂欢,充斥着各种喧嚣。“VOX乐迷群”则是这群混迹鲁磨路的年轻人的线上阵地,疫情发生后,这个群改名为“鲁磨路救援”,曾经畅谈乐队和理想的年轻人们转而投入到武汉线上救援行动,他们井然有序的组织能力和高效率的行动力让人们看到了中国的年轻力量。  然而,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和起诉时,我们却遇到了难题。由于法律适用不明晰,我们陷入了立案难、起诉难、判决难的“三难”境地。虽然有关非法经营罪的司法解释有近60条,但非法经营野生“三有”动物的行为不包括在内。实践中,此类案例有罪判决和无罪判决都有,存在败诉风险。  2月受季节和疫情因素影响,一些工业企业停工停产,需求减弱带动PPI价格走低。其中,受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影响,国内石油及相关行业价格大幅波动,环比价格由涨转降,是拖累PPI的重要因素。2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环比下降11.0%,其上月还环比上涨了4.3%。  9日晚,泉州市鲤城区常务副区长黄向阳在记者会上介绍,事故发生后,区里第一时间安排8个街道的干部、工作人员分8个组,一对一摸排酒店大楼内受困人员信息,联系家属亲属。截至9日晚,所有被困人员身份信息已经全部摸排清楚,并与其家属亲属取得联系,掌握家属基本情况、当前状况等基本信息。

                            媒体评论“严书记”事件:请出来走两步自证清白

                              徐某某,男,70岁,有湖北以外地区旅行史,因咳嗽就诊,2月13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转入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一幅又一幅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的画面,一个又一个“逆行者”抢救生命的事迹,将我们的思绪拉回3年前那一起横跨六省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的刑事案件。  此次程逸飞毅然决然地选择投入到疫情战斗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年少时罹患肺炎的经历,这让他对此次病患的痛苦有一种切身的体会。于是,带着这份同理心,程逸飞扛着摄像机游走在武汉街头以及战疫发生的地方,记录着这座英雄城市的日常点滴。  风险社会是现代化的产物,也是人类迈向更高文明形态的必经阶段。在传统农业社会,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人类总体上受自然支配,自然风险是主要风险。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以及工业化、城市化的加速推进,人类活动造成的风险逐步取代自然风险占据主导地位,所带来的威胁也不可同日而语。

                            相关资讯
                            英特尔未来两年将在以色列投资50亿美元建厂

                              另一方面,我们结合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非法从事生猪屠宰、销售等经营活动,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举轻以明重,非法经营野生“三有”动物更应入罪处理。  检察机关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体现在刑检工作根本任务之一是“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不出现冤假错案。为保障检察机关履行监督职责,刑事诉讼法在制度上设计了审查批捕和审查起诉两道关口由检察机关履职。  胡家福,男,汉族,1967年10月生,山东昌乐人,199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7月参加工作,山东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大学文学学士。  黄向阳在10日晚的讲话中透露:在沟通、协调过程中,部分受困人员或亲属提出要求补办证件、适当经济补偿;要求对直系亲属进行心理疏导等方面诉求。对能马上解决的,如提供生活便利、照顾病人;对分配在不同医院进行救治的家庭户安排同一医院救治等问题,已经第一时间安排解决。同时,协同有关方面继续积极会商补偿方案、补偿流程,区政府将尽快确定补偿相关细节,并第一时间与被困人员或其家属亲属对接,切实依法保障其权益。

                            热门资讯